轻声快语 特辑 小历史

小历史:11.伟大民族的伟大导师

<Little History of The World> 
作者:E. H. Gombrich
翻译:麦宝 
制作:轻声快语@noldorland

 

Jonathan 孔(朋友们都亲切的称他Jony)的爸爸是南方某军区的首长,一次感冒,遇到了Jony的妈妈,一个部队医院的护士,虽然两人相差48岁,但是一年后Jony还是出生了。Jony三岁的时候,爸爸因病去世了,他和另外一个私生子哥哥加上妈妈一起,只能搬家到山东生活。

 

因为经济拮据,Jony小时候吃了很多苦头,他不止一次在酒后吹嘘到:”老子命贱,耍流氓天经地义“。但是他的将军血统也一直激励他学习上进,一次,在国家图书管的门口,一位算命的大爷叫住仲尼,敏锐的指出他要交桃花运。仲尼严厉的谴责了他的这种迷信行为,率众离开,半小时后,他孤身一人返回,礼貌的深鞠一躬,随后两人开始了深刻的思想交换,临走前,仲尼以大团结两张为酬劳,并喜滋滋的高声说:“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互联网出现之后,各大论坛上经常可以看到他针砭时弊抨击酒托饭托欺骗社会中的善良人士,渐渐的除了越来越多的跟贴,一些杂志和报纸开始向他约稿,甚至一些地方电视台也请他上一些相亲节目担任嘉宾,一次,在一档直播节目中,他尖锐锐的批评了同居行为的不合礼仪及严重的社会后果,并转而大声疾呼恢复传统媒人制度,反对自由恋爱,反对婚外恋。瞬间,Jony出名了。

 

除了90%的把他当作怪胎的普通人,有很多的成功企业家受到结发妻子的强迫,邀请仲尼(他放弃了自己的英文名字)来公司作关于事业家庭平衡术的报告,并常常许诺一个高管的职位。对于公司内部的人事斗争,仲尼常常感到难以应对,常常,入职之后不久,他就不得不再次辞职,赶去下一家公司报告。如此周而复始,漂泊持续了30多年。在这期间,跟随他的只有一条叫做Zero的拉布拉多和几个家庭生活同样不幸福的中年男子。

 

重复的失败让仲尼认识到职场并不适合自己,60岁开始,他放弃了演讲,改为创办学校,由于学费低廉,前来报名的人很多,但是教育质量不敢恭维,最差的一届学生,参加高考三千人,上一本线的只有区区七十二人。

 

除了办学,仲尼也兼作出版商,他主要的出版领域在小说上,在买断一大批言情艳情作品的独家版权之后,仲尼自作主张的删减了其中全部的性描写,按照自己的道德逻辑改写了主人中的情感取向,甚至干脆雪藏了几部他认为伤风败俗的作品。经过这样的编辑工作,前来买书的读者只剩下两种,一是经过阉割,想要欺骗自己世界上没有情欲的太监,二是连续性变态杀人狂,寻求别处找不到的阅读快感。由于这两种人的数量太少,仲尼的出版公司只能勉强维持。

 

终于,在他73岁的一天,仲尼去世了,弟子们冲进他的卧室想找到那些被雪藏的小说,但都一无所获,人们传说,一个叫颜渊的家伙提早动手拿到了几本硬货,可没有人能够证实,因为他很早以前就离开学校,去东瀛担任动作片导演去了。

评论
热度(1)
©轻声快语 | Powered by LOFTER